EmmaWangYB

头好晕,想睡觉。

想你想得要疯掉了,可一句话也不敢和你说。

我那么那么那么喜欢你啊。

我还是更爱韩国歌的歌词啊

 韩语ballad的歌词比中文歌词更直白,面对真正的想法时候好像更有勇气:“为了这无法实现的爱情,我的心总是好痛。”或者“我总是不停地想要了解你,却没办法就这样走近你。”不像中文歌词常常婉转含蓄、顾左右而言他,用意向和修辞构造那种感情的情境。像残雪批评大陆作家的写作:“连衣服都不脱!”这样的歌词再曼妙,我还是更喜欢直接的、带着微微喟叹的表达:“这让人心寒的我,像个傻瓜般的我,究竟该怎么办呢”矫情地一次又一次追问,得不到答案的叹气,悲伤就是这样的啊:无力、无助、无可奈何、无可解脱。无论从旋律还是唱词上,韩语歌都是把悲伤这件事表达得最好的吧。 


忏悔录笔记

这样,我就开始养成或表现出一种既十分高傲又非常温柔的心灵,一种优柔怯懦却又不受约束的性格,这种性格永远摇摆于软弱与勇敢、犹疑与坚定之间,最后使我自身充满了矛盾,我连节制与享受、欢乐与慎重哪一样都没有得到。

附带学习在所谓教育的名义下的一些乱七八糟的科目。

虽然有时候我一冲动,心情会特别激昂,但我立刻又会陷入原有的颓唐。

我却发现受罚倒不如等待处罚的时候那么可怕。

© EmmaWangYB | Powered by LOFTER